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两岸视野下的中威船案(下)---陈爱棣

第三:上海之诉

上海海事法院从1989年受理中威船案,直到2007年12月才做出一审判决。为何要有近20年之久呢?

第一,原告主体资格。大哥一意孤行要以案外人“香港中威轮船公司”之名向日方索赔。每次庭审,日方总纠缠原告主体,“香港中威”主体不合格,因为它不是1936年签订租船合同的当事人,没有资格向日方追讨,同时日方出示了香港船东协会的证明文件“香港中威轮船公司在香港没有船只”,日方便反问道:“连一艘轮船都没有,怎么可能借轮船给我们?”请求法院驳回。

在主体问题上,法院几乎花费了超过一半以上的庭审时间反复调查,结果日方的这一主张获得认可。

第二,两轮所有人是陈顺通的直接证据。

第三,日方坚持两轮租金支付完毕,没有拖欠。

其实早在抗战胜利后,父亲陈顺通先生与其律师魏文翰先生、魏文达先生整理并向中国政府递交对日索赔所需的全部中、英文证据,就已经涵盖了。如今,全部证据还完整地保存在台北。
如,1930年代中国政府颁发两轮“船舶国籍证”,载明所有人“陈顺通”;父亲递交的两轮租金索赔清单明确:“顺丰”轮从1937年8月16日起、“新太平”轮从1937年8月1日起,就没有收到日商的租金;父亲提出两轮截止到1946年10月15日,日方需向我家支付结欠的租金近六百万美元;这份租金索赔清单又与1948年1月,中国外交部再次训令中国驻日代表团让其加快追讨大同海运积欠租金约六百万美元的电文,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日方确实拖欠租金。

这些证据:在上海,耗时10多年才找到;而在台湾,只要前往国史馆就能轻易找到父亲整理的这些索赔证据。

可恶的是,日方单方面撕毁租船合同,历经77年才向我家支付赔偿款。

可惜的是,当年的船东——我的父亲以及母亲、庶母都已过世,那所得赔偿款就必然有分割、继承的发生。

可恨的是,大哥陈甫康(陈洽群)一方一定要凭一份没有代书人、唯一证明人是目不识丁的妻子、且不知道唯一证明人“陈戴芸香”的姓名又出自何人之笔的代书遗嘱来剥夺母亲、庶母与父亲平等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剥夺母亲、庶母的继承权、剥夺弟弟、妹妹们与生俱来的继承权。

2014年4月,我等向人民法院提出要求分割、继承父亲陈顺通先生、母亲戴芸香女士、庶母杨锦文女士遗产,各级人民法院以1990年代已经审理过陈顺通的代书遗嘱,当时二审法院没有支持我等提出的代书遗嘱系伪造而无效的诉请为由,便“一事不再理”了结了陈顺通先生、戴芸香女士、杨锦文女士的分家、继承案件。

现在我家的分家继承案件同样受到两岸的关注,凡是阅过我家案卷的法律人士,都异口同声“裁定太草率、太不公平”。台湾的律师甚至指出,这样的“代书遗嘱”在台湾绝不可能“有效”。

第四:

关于两轮的保险

1980年代,父亲的律师魏文达先生多次向大哥提出:在上海的诉讼,原告是:陈顺通先生所有的继承人,被告是:日方的两家保险公司。魏老指出:不能证明“香港中威轮船”是1930年代上海中威轮船公司的延续,同时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要远高于航运公司。但是大哥不接受,一定要以案外人“香港中威”之名起诉。

魏老曾回忆道:1936年,就是在我们昆仲(魏文翰先生、魏文达先生)提议下,陈顺通先生对出租给日商的两轮做了投保。“顺丰”、“新太平”轮分别向日本兴亚、三菱海上保险株式会社投了船体保险,顺丰轮为日币66.7万元,新太平轮为日币40万元。(1930年代日币与美元的汇率几乎是1:1)

我已是年逾九旬的侨胞,就要与大家分享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的故事。中威船案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又一力证。中国历届政府在支持我家对日索赔两轮之事上是高度一致。这让我切实感受到:两岸毕竟同属一个中国,所以在维护中国公民权益上才能有高度一致,而这种一致跨越了1949年,又进一步生动诠释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

从我家内部看,中威船案是我家一致对外的过程,父亲陈顺通先生开创的对日索赔为陈家之后的索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父亲提交的证据最终成为陈氏家族对日索赔的关键证据、父亲陈顺通先生身前留下数百万美元遗产成为陈氏家族对日索赔的重要资金保障、母亲戴芸香女士与陈乾康申请办理的【(72)沪高法证字第6号】证明书更保证了陈家的诉讼得以顺利进行。

但是,由于两岸的分隔,连船东自己整理的证据,虽悉数保存在台湾,但大陆的法院无法调阅、利用,使中威船案的审理破费周折,耗时数十年。

获得赔偿后,我家内部的分家、继承案件,更让我们这些船东的子女伤口撒盐,心疼、心寒,日方对我们的欺凌、侵权已经长达77年,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受大哥一方的欺侮,而人民法院“一事不再理”,对我们来说真是悲上加悲。

如果,两岸从未阻隔,两岸史料早能共享,那父母亲们健在时,我家的索赔之事早就解决,就不会有现在的“陈家分家、继承纠纷”。

我家的对日索赔之事又一次证明了:两岸是割不断、分不开的,两岸的命运完全融合在一起,两岸绝不能对抗、对裂,内耗、内讧,而应走向合作、共赢,走向和平统一。

国家只有早日统一,海内外炎黄子孙才能早日得益,才能避免我家的悲剧在其他家庭中上演。

事实不胜举,两岸本一家。祖国早统一,家国皆得利。

历史不容忘,同胞情意长。民族复兴路,中华儿女福。

(陈爱棣 2018年8月 芝加哥)
返回列表